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 > 小说连载 | 留·学·生 - 叁

小说连载 | 留·学·生 - 叁

关键词: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11 08:00:01


《留·学·生 —— 留下·学会·生活》


孙增妍 | 2019年1月11日



鸡肉



从警局出来,已近五点,冬日的夜幕总是垂下来的比较早,比较突然。


没走出去几步,天就一下子黑了。


Lei不想搭公车,更不想让Linda来接他。他觉得冷冷的空气反而让他更清醒,脑中不停闪现出与汀兰过往的点点滴滴反而让他更沉醉。他想放纵自己陶醉在其中,想拼尽全力让汀兰在自己的世界里消失得慢一点,因而他朝家的方向走得很慢很慢。


“Lei,你看过村上春树的小说吗?唉,我忘了,你从来不看书的。”汀兰的声音又回到他耳边。他急切地在内心恳求着“不要停!汀兰,继续讲,我想听你的声音,讲什么都行!”


“我给你读一段村上春树的作品,好不好?我最喜欢的一段!”汀兰又说话了,声音甜美且调皮。


“好,好,好!哪儿段都行!”


“你要做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!不准情绪化,不准偷偷想念,不准回头看。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。你要听话,不是所有的鱼,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。”


“汀兰,我做不到!我做不到!我不要做什么大人!我要你回来!我要保护你!我应该保护你!我不应该被你拒绝就退缩!汀兰,该死的是我啊!”Lei声嘶力竭地哭喊,引来街上过往行人的目光。他喊累了,喊得没有力气了,顺势瘫坐在地上。


他想到脑袋炸裂也想不明白,就像警察问他的那样“明明医生已经给汀兰洗胃,确定她已脱离生命危险,可为什么在几小时以后又没了生命体征呢?这几个小时发生了什么?这几个小时你在哪儿?”


“我在哪儿?我在哪儿?我为什么不在那儿保护她?一直寸步不离地看着她?我为什么要走?我怕什么?”Lei一遍遍地问自己,悔恨像铁链一样缠着他,越勒越紧。


他知道这枷锁是他给自己上的,但他不想卸下。


... ...


“回来了,吃饭吧!今晚,我做了你最爱吃的宫保鸡丁。”Linda朝傻站在门厅里的Lei打招呼。


仍然,她没有好奇心,她不问“怎么在警局待了这么久?都问什么了?”。她不问,什么事都不问,在她的语言里没有疑问句。Lei搞不清楚这是他爱她还是不爱她的原因。


“今天我开车回来的时候,闻着车里有股怪怪的味道,特别臭,你有空看看。”Linda一边给Lei夹鸡肉一边说。


“哦”,Lei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一声,然后立即安静,听汀兰在和他说什么:


“Lei,可不可以以后不要再吃宫保鸡丁了?我不喜欢吃鸡肉,你知道为什么的哦。”


Lei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,哐啷一声把盛满宫保鸡丁的盘子打翻在地,然后大声地命令道“以后,不许再做宫保鸡丁!记住没?我的家以后不许再有宫保鸡丁!”


“好了,别生气了,你累了,洗个澡,去睡觉吧。”依旧没有质疑,没有升调的疑问句,永远都是平缓的陈述句。


... ...


相关内容
分享 2019-09-11 08:00:01

0个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